首页 > 书库 > 《上仙,好生无耻》观仙营好生声 立场倒换 上仙,好生无耻强强

上仙,好生无耻

仙侠奇缘连载中

《上仙,好生无耻》是鱼家小二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上仙,好生无耻》精彩章节节选: 管婆婆的葬礼定在了二日后,若依打算在那之前再看一次管婆婆的尸首。因怕引起混乱,雪琴吩咐若依暗中寻找凶手。因此,若依在管婆婆葬礼之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3 00:09: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上仙,好生无耻》是鱼家小二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上仙,好生无耻》精彩章节节选: 管婆婆的葬礼定在了二日后,若依打算在那之前再看一次管婆婆的尸首。因怕引起混乱,雪琴吩咐若依暗中寻找凶手。因此,若依在管婆婆葬礼之

《上仙,好生无耻》免费试读

管婆婆的葬礼定在了二日后,若依打算在那之前再看一次管婆婆的尸首。因怕引起混乱,雪琴吩咐若依暗中寻找凶手。因此,若依在管婆婆葬礼之前,选了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带着丁韵儿潜入了管婆婆的府邸。

到了府邸,二人直奔置放管婆婆棺椁的地方,到了门前十几个侍卫守在了外面,为首的侍卫看到若依和丁韵儿并未诧异,在两人来之前,丁韵儿已经打过招呼,侍卫上前向若依做了一礼。之后敞开了一条路容若依和丁韵儿通过,为首的侍卫跟着进入了房内。

整间屋子黑暗无比,没有半点月光透进来,若依点起狐火,五色的光芒使得原本幽暗的室内映上淡淡的流光。寂静中传来一声抽气声,丁韵儿用手臂碰了碰旁边的侍卫,侍卫才收起惊讶无比的神情。

整个屋子除了一副棺椁四周空荡荡的,棺盖还未合上靠着棺木放在一侧,若依走上前向棺椁中看去,眉头猝然拧在了一起。丁韵儿察觉到若依的异常,和侍卫一起上前向棺内看去。望向棺中管婆婆的尸体时也不禁暗惊了一声。

此时躺在棺椁中的管婆婆早已不是之前的死状,整个尸首就似一块完好的石头,管婆婆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被雕刻的完美无瑕,与若依手里的石像是出自同一个人的。

若依握着棺木发出挤压的声音,看着棺内的石像,心中咬牙道,恒铭你真是的下了一盘好棋啊。

抬起头看向侍卫问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来过吗?”

侍卫摇了摇头:“没有”。

若依点了下头,继而沉思了起来,过了没多久若依就抬起了头,看向丁韵儿道:“我们走吧。”

丁韵儿颔首,之后随若依走了出去。

待走到门外,若依站定看向丁韵儿道:“你去将此事禀告给了姨母吧”。

“那公主你呢?”丁韵儿担忧的看向若依。这几日若依派武罗、熏池还有方玙去暗中查探几位长老的行踪,现在青丘不安宁,此时若是若依单独行动着实不能让人放心。

若依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也没那么弱的,而且我也不打算再去别的地方了。”说完,也不等丁韵儿反驳,就直接回了住处。

回到住处后,若依便再未踏出房门半步,一直待在院中发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回到青丘后,若依便多了个发呆的毛病,起初若依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后来,琉亦走了以后,若依才发觉自己一直在回想着敖岸山的日子。

若依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之前还问过武罗如何改掉这个毛病,武罗却冲若依一阵怪笑,然后背过手,一副诗人模样,摇头念道:“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若依直接一脚将他踢出了门。

因要调查凶手,所以紫菡来的次数也比平时多了许多,不过每次来若依都是在发呆,起初以为若依在思考对策,后来才发觉,若依真的只是单纯的在发呆。

两日后,管婆婆的葬礼如期举行,若依站在屋外看着雪琴忙碌的身影突然想起了爹娘死后,雪琴也是这样兼顾着所有的事。若依已经记不清当时的事情,只记得自己趴在棺椁前不停地哭泣,紫菡似乎一直陪伴在左右,雪琴也会偶尔抽出空闲来哄着她。

若依看着被抬出的棺椁突然想起了那夜看到管婆婆的尸首,是不是她的父母最后也同样也变成了一副石像。

“小依”紫菡突然走到若依身侧唤道。

若依转过身看向紫菡微微一笑:“表姐”。

紫菡望了一眼渐走渐远的送葬队伍,看向若依道:“姜长老想见你。”

“姜长老?”若依诧异的看向紫菡。

见到所谓的姜长老后,若依才知道姜长老就是一直坐于五位长老中间的那位皱纹居多的长老,位居五位长老之首。

紫菡将若依送到长老处之后,就关了门出去了。

若依本以为这次又会等上许久,不想不到片刻,姜长老就开了口,微垂的眼眸看向若依,直截了当的开口道:“你想知道你爹娘是如何死的吗?”

若依身形一颤,震惊道:“长老知道?”

姜长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入定了一般,过了许久才缓缓点了点头,声音平静的如同一汪清水:“两万年前,魔界出世,罹煞占领四界,你爹和你娘前往魔界寻找罹煞的下落,却不想发现了一件至魔之物,他们回到青丘将此事告知于我,但之后过了没多久他们就被残害了。”

除了若依,姜长老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从那之后姜长老便察觉到青丘有魔族的人,也不知魔族在青丘安排内应的目的,便一直将此事守口如瓶,甚至连雪琴也未透露过之言片语,直至若依准备查出当年的凶手,姜长老才肯放下心同若依谈起当年之事。

若依看向长老,双手紧握:“至魔之物是什么?”

长老抬起眼看向若依,浑浊的双眼难得清明:“是一块石头。”

若依骇然,想起了恒铭:“一块石头?”

“当年妖魔尊主罹煞,以其血液滋养的石头。”姜长老的声音开始有丝沙哑。

若依的瞳孔缩起,也就是说恒铭也许是下一个罹煞。

若依出来后头疼的有些发胀,正准备去找武罗将此事告知,方玙匆匆从对面奔了过来,到了身前上气不接下气道:“公主,大鱼上钩了。”

若依一听,也顾不得头痛,拽着还没缓过劲的方玙就走。

方玙直接带着若依来到了后山,后山其实只是一片荒芜的空地,但在这片空荡荡的空地上却立着一块巨石,就好似专门用来给人偷窥用的。

此时武罗、熏池和丁韵儿正躲在那块石头后面,谨慎的望着黑夜中的两个身影,若依和方玙猫着腰,蹑手蹑脚的一副做贼的模样溜到了三人身旁,动作利索的让人感觉这两人绝对是惯犯。

大石正好能挡住五个人,若依熟练的趴在石头上,小心的探出了头,然后随着熏池和丁韵儿的目光望向黑暗中的两人,因为天太黑,若依只能借着月光看清两人的身形。

若依正在分辨是男是女,方玙突然拽了拽了若依的袖摆问道:“公主你觉不觉的我们有点像在看别人偷情?”

“你这么熟悉,难不成你常干这事?”武罗娇笑着,在旁插嘴调笑道。

方玙呵呵一笑:“哪里哪里,小生我这是头次。”

若依在旁轻轻嗯了一声,点头道:“却是挺像的,看这身影应该是两个男人,不过看两个大男人约会,口味是不是太重了。”又一脸单纯的反问道:“不过两个男人一般都干什么?”

武罗:“………”

方玙:“………”

熏池:“………”

丁韵儿:“………”

若依见其他人突然不说话了,就继续转过头望向那两人,背对自己的那个略胖,而另一个披着斗篷的有点高挑,两个身形若依都觉得很熟悉,但却想不起是为何人,若依又仔细看了看,也没看清楚是谁,转头低声问旁边的丁韵儿道:“那个胖子是谁?”

丁韵儿身为狐族少主对四位长老向来尊敬有加,但突然被若依这么一问,不免有些尴尬,眨了眨魅惑的双眼,压低声音回道:“那个是谷长老,至于另一个我们也不知道。”

若依了然的点了点头。

“依丫头,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因为地方太小,武罗不舒服的扭着腰,急问道。

方玙鄙夷的望了一眼武罗,插嘴道:“公主都没急,你个伪娘急什么?”

自从琉亦‘宠幸’了方玙之后,武罗对方玙时好时坏,瞪着眼道:“我就急了,我就急了,怎么了,最受不了男人身上的臭味,你有多久没洗澡了,臭死了,我可不想跟你太久,省的染了一身的毛病。”说着还拿袖摆在鼻前不停的扇。

方玙一气,也急了,欲哭道:“你当我愿意不洗澡啊,要不是要跟着那臭老头,我恨不得天天洗三遍,你嫌我臭,我也让你变臭。”说着幼稚的使劲的往武罗的身上凑。

武罗嫌恶的一个劲往外推。

若依望着打闹的二人,原本被忽视的头痛又疼了起来,抚了抚额,一巴掌扇到方玙的后脑,怒道:“你们俩就不能给老娘消停点。”

顿时两人就停了下来,方玙捂着后脑,委屈道:“公主你为什么不打武罗?”

若依哪有功夫搭理方玙的抱怨,可一转头,黑暗中的两人已经不见了,若依忙转头望向熏池,发现熏池已经站了起来,望着身后,蹙眉道:“小依你看。”

五人同时转过身,若依望着眼前一堆排列有序的石人,猛地一怔,咬牙道:“我们中计了。”

武罗亦蹙眉道:“小心。”

方玙往丁韵儿的身旁靠了靠,身形微颤:“这些石头啥时候出来的?刚刚还没有呢。”又胆怯道:“我们会不会死在这啊?”

丁韵儿自幼便与方玙相识,也知晓方玙的胆小怕事,往若依的身侧挪了挪,试图掩护,开口道:“方玙你身为一尾一族的少主,别给我们丢人,抓住空隙就带公主逃出去。”

方玙双目紧紧的盯着前面的石人,全身已经绷紧,似乎喉咙也开始发紧:“你确定能逃出去?”

此时,熏池已经幻出自己的长戟,谨慎道:“这是五行石阵,大家小心点。”

武罗走到若依身前护住,谨慎的望着石人,冷冷一笑:“看来对方废了不少功夫啊,居然专门设下能压制我们的五行阵来对付。”

又侧首叮嘱若依道:“守得如此严密,想出去恐怕没那么容易啦,依丫头,你自己要小心,这个东西不简单。”

若依定睛望了望那些石头,点了点头。

武罗的话音刚落,

《上仙,好生无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