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琅邪王妃》琅邪之都市狂龙 无广告 琅邪王妃冰山攻

琅邪王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琅邪王妃》是姝子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孟央,田四,书中主要讲述了: 说道最后她的眼圈渐渐红了,孟央听她提及自己的娘亲,禁不住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娘也是很疼我的,你父亲呢?” 小桥垂下眼睑,“奴婢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16 18:04: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琅邪王妃》是姝子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孟央,田四,书中主要讲述了: 说道最后她的眼圈渐渐红了,孟央听她提及自己的娘亲,禁不住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娘也是很疼我的,你父亲呢?” 小桥垂下眼睑,“奴婢

《琅邪王妃》免费试读

说道最后她的眼圈渐渐红了,孟央听她提及自己的娘亲,禁不住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娘也是很疼我的,你父亲呢?”

小桥垂下眼睑,“奴婢的爹爹,就是因为好赌,把奴婢卖到王府做了宫人,娘亲因为没钱看病才过世的。”

孟央怜悯的看向她,不禁想起自己的父亲,他是真的疼爱自己,可是如今,父亲不知是否安康。

前尘往事勾起,她心中麻木的疼痛,抬头看到小桥一脸的凄然,赶忙缓了缓神,仔细想了想说道:“有萧吗,我为你吹首曲子,就当做提前为你过生辰。”

小桥高兴的嘴巴长得大大地,可一会眼神又黯淡下去,“没有,王府里除了王爷没人会吹箫的,古筝琵琶倒是很多,对了,娘娘不是会弹琴吗,我去把琴拿来。”

说罢便兴匆匆的跑去拿琴。

孟央愣神间,她已经把琴袋抱了出来,孟央不懂琴,可也只这琴定是十分名贵,檀木细腻耀眼,琴弦是半透明的光泽。她转头看到小桥一脸期待的目光,一边上前把琴装进袋子,一边开口道:“今晚不弹琴,这样好的月光,怎可只弹琴不起舞,干脆我跳舞给你看。”

小桥惊喜的连连点头。

起身走到院中,她本就穿一身乳白色的衣裙,月光下裙摆仿若轻雾流转,因为是晚上,长长的黛发披散开来,她转身冲小桥盈盈一笑,顿觉月色黯然,小桥惊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方听她婉婉开口清唱。

“阡陌红尘浮生梦,镜花水月任苍凉,孤芳世,情伤己,几世迷离烟雨泪。白花纷落舞蝶影,隐却相思过忘川,弦未断,心作死,笙歌对眠泪满衫。”

歌声清丽难言,婉约悠久,在这静夜烟波随流,她袅袅的腰肢柔软的轻转,衣袂飘飘,舞步灵动柔美。

“嫣然泪,红颜梦,水墨青花共研砂,情辜负,念犹存,静待花落共饮茶。”

月色下,她的眼中有着点点泪花,清歌妙舞间她依稀回想起那年门前的石榴花开的火红,她一管长箫坐在树下吹起一首“鹧鸪天”,小小和河苑团团围在她身边,高兴的又蹦又跳,爹娘在一旁看着她们嬉闹,连眼角都是宠溺的笑意。

那年,她还是爹娘手中最疼爱的珍宝,也是妹妹眼中最喜爱的姐姐,曾几何时,她开始惊觉人生最珍贵最心痛的东西就是已失去。如果你不曾得到,就不会尝到失去后的痛楚。这才是人世间最残忍的东西。

唱到最后,她的声音已是伤痛的哽咽,一舞作罢,蹲下去的身子很久没有起来,小桥呆呆的上前,这才惊觉她双肩禁不住颤抖,已是泣不成声的痛哭。

远处长廊,司马睿静静的看着她蹲在地上掩面痛哭,眼眸眯起,有着不解的神色。他并非没见过女人哭过,这六年来,最初她也经常深夜里哽咽涕零,可他总觉的极是厌烦,后来虞怜珠也知道她越是哭哭啼啼他就越是厌恶,渐渐不敢再流泪。

最初的虞怜珠很是懦弱,在这个王府里空有王妃的身份,处处受人排挤。每当这时,她都会可怜的向他哭诉,渐渐发觉他并不在乎她有多委屈,于是逐渐心冷。人最可怕的莫过于心寒,隐藏心底所有的怨恨愤怒都呼啸而出,虞怜珠不甘,最后明白她是王妃,即使手段狠辣又怎样,王爷当初不护着她,现在同样不会责罚她。司马睿厌恶她,却也离不开她。

后来的虞怜珠依旧温柔可人,却再也没人敢小看她,她柔软婉约的性子下,早已撕长了一条毒蛇,对着周围一切可能伤害她的人吐着恶毒的信子。

司马睿看着孟央的眼神逐渐迷茫,即使是最初的思乡之痛,她也不曾哭的如此厉害,他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女人能哭成这样,仿佛要把一生的泪通通流尽。

孟央的声音越来越难以压抑,最后索性放开嗓子哭的稀里哗啦,她像是把整个人生走到尽头,没有希望,没有温暖。她如此渴望得到别人的爱,因为懂得它的珍贵,所以格外珍惜。她想要很多很多的爱,想要很多很多的人爱她,填补她心底的空洞。正因如此,她才对田四那样好。

田四给她丁点的关爱,她便受宠若惊的惶恐,更怕他只给她有限的这些,为了得到更多,她只有加倍的对他好。

别人给她一份,她便要回报十分。孟央是如此的可怜。

如今,她竟在得不到田四的爱了,没人再爱她了,没人再把这奢侈的东西拿给她。

田四,田四,相依多年的田四,孟央抬起头看着皓月当空,哭的喘不过气,皎皎的脸上泪痕肆虐,鼻子红红的抽涕着。

清晨小桥端着一盆温水推开房门,就见孟央坐在铜镜前出神的发呆,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长发,她赶忙放下水上前拿过她手中的木梳,“娘娘,您怎么自己梳头发,让小桥来就好了。”

说罢仔细的给她梳着发髻,又从梳妆盒中拿出一支绝美的凤凰宝簪,凤眼上的红宝石的色泽通透温润,一看就知是上呈的鸽子血宝玉,让人爱不释手。小桥小心的为她别在云髻,“娘娘,这可是王爷年前送给您的,可是羡煞了王府的其他夫人,这块宝玉是外藩进贡的精品,只此一块,您以往最爱戴它了。”

孟央抬头望向铜镜,这钗子戴在高挽的发髻上真是极美,奢华而高贵。可她不爱这些,小心的取下,笑着对她道:“还是放着吧,这样贵重的东西要留在重要的时候带,弄丢了可就不好了。”

她话音刚落,就见司马睿掀开珠帘走进内室,“王妃忘了,今日就是这重要的场合。”

他深邃的眼中透着笑意,走上前将钗子重新插入她的发髻,低下头望着镜中的女子,一只手缓缓抚上她的脸颊,“啧啧,果然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这红宝玉戴在王妃头上反倒显得黯然了。”

孟央不自在的躲开他的手,司马睿接着说道:“明日是东海王的寿辰,进宫朝贺的时间月前就定下了,王妃的记性可真差。”

她赶忙假装咳了两声,“王爷,臣妾不舒服,想必不能同去了,真是对不起。”

《琅邪王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