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本盗又来打劫了》暴君本宫来打劫下载 by老俩口 本盗又来打劫了字母文

本盗又来打劫了

玄幻言情连载中

新书《本盗又来打劫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老俩口,主角莫君,莫禾,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不错,这就是我多年来的推论,也是为何十岁那年我拒绝玉衡宗,不远千里加入翰云宗的缘由。”莫君看向前方那朦胧的山雾,脸上多了一丝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03 12:09: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本盗又来打劫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老俩口,主角莫君,莫禾,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不错,这就是我多年来的推论,也是为何十岁那年我拒绝玉衡宗,不远千里加入翰云宗的缘由。”莫君看向前方那朦胧的山雾,脸上多了一丝不

《本盗又来打劫了》免费试读

“不错,这就是我多年来的推论,也是为何十岁那年我拒绝玉衡宗,不远千里加入翰云宗的缘由。”莫君看向前方那朦胧的山雾,脸上多了一丝不同于往日的悲哀。

“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我,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莫禾垂目道,这玉衡宗跟她在师傅口中听到的玉衡宗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想想师傅对她做的一切,莫禾又觉得这一切似乎也说得通。

“你在翰云宗所见所学皆是仙界正义之事,乍然听到这番言论,肯定一时接受不了。”莫君看向莫禾,眼睛里含着同年龄段不该有的成熟与深邃:“莫禾师妹,这世间比妖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莫要太轻信于人,否则害的不只是自己。”

这番话又让莫禾想起那个惨痛的夜晚,悲伤霎时弥漫在脑海中,抽筋剥脉的痛楚至今想起来依旧让人身体颤抖。这看上去嘻嘻哈哈不太正经的莫君师兄,定是也经历过此般苦楚,所以才会对此事如此执着吧。

莫禾看着莫君清秀的脸庞,询问的话语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戳人伤痛,毕竟是她不擅长做的事情。

“莫君师兄,我们差不多已经到山腰了吧。”莫禾拙劣地转移话题。

“嗯。”莫君看向前方,脸上一抹冰凉,狂风骤起,周围复又飘起鹅毛般大雪。

茫茫雪海中,一袭红衣立在树梢,长发飞舞,目光冷厉。

“你娘啊,她爱穿红衣,头发跟江南的丝绸似的,又亮又滑,漂亮的眉眼就跟画里似的,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我第一次见她,就爱上了她。那个时候,她是玉衡山的仙人,又傲又冷,用鼻孔看人,可耐不住你爹我死缠烂打,钱多乱砸,终于把她给娶到手了……”

年幼时,爹爹关于母亲的描述一直在莫君的脑海中重复播放:红衣似火,寒目如雪,灵音绕空,俏姿赛仙。

他还以为她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死去,他缅怀着她,谋划多年,只为有朝一日能来这山上给她报仇!却不想,她却是那残害师门的刽子手!他不敢去想这个结果,他宁愿她已经死了,可事实却明明白白摆在他的眼前。

“此处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念着你们年纪尚轻,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清冷的声音穿过风雪,闯入莫君脑海。他苦涩一笑,耳边回响起的,却是母亲温柔的歌声。他还记得襁褓之中,母亲哄她入睡的歌谣,她却认不清十六年后,儿子长大的容颜。

“前辈,我无意冒犯,来此只想寻一个人。她爱穿红衣,温柔如水,喜欢唱一曲莲华谣。她叫做……”莫君抬起头看向那人,话却只说了一半。他不是记不清母亲的名字,而是不知,他该称呼她哪个名字。

疾风带起骤雪,寒意忽至,转眼间,红衣女子便已在咫尺之前。

“你是谁?”依旧缥缈清冷的声音,却多了几分急切。

“玉衡山下,商贾世家,人傻钱多,只爱红莲。敝人姓王,请仙人指教!”

粗鄙的词句唤起红衣女子封尘已久的回忆。她依稀记得十八年前那个莲花盛开的季节,她站在红莲池边,回过头去,那穿着夸张的大红色金钱服的瘦弱少年,朝她傻傻一笑,细细的眼睛眯成弯弯一条,从此冰冷的心,融了一块缺口。

莫禾看看莫君,再看看红衣女子,两人都是出色的容貌,眉眼间有七八分相似。看这女子皮肤光滑,不过双十年华,难道是莫君的姐姐?

不对,修仙之人驻颜之术了得,看起来比真实年纪小个十来岁那是常态,所以这个女人极有可能是莫君的娘亲。

莫禾兀自猜测着,红衣女子却在短暂的失神后,恢复了初见时的冷漠。

“你不该来这里。”

“母子连心,我想你想了十六年!十六年,只换来这么一句话?”莫君红了眼,神色间满是不甘与悲伤。

原来真的是莫君的母亲。莫禾抿抿嘴,没敢插嘴。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

“你我的母子之情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断了。如今我只是玉衡宗的仙士道涟,尘间诸多情缘皆已舍弃,你于我,只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红衣女子背过身去,眼神平静,毫无波澜。

真是个狠心的母亲。莫禾想着,看向莫君,只见他眼睛湿润,眉头深锁,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果然,下一秒,莫君勃然大怒:“你说断了便断了!?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十六年前我不过两岁,不能言语,没有选择的权利。现在我十八了,我告诉你,断不了!”

“断不了也得断!”红衣女子蓦然转身,眼神空洞,没有半分情感:“十六年前的叶忻莲已经死了!在她双手沾满师兄弟鲜血的那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灰飞烟灭,不留渣滓。现在留着的只是一副人肉躯壳,她叫道涟,生为玉衡宗的人,死为玉衡宗的鬼,一生只为玉衡宗谋利,与长平王家无办点瓜葛。”

从她口中亲耳听到事情真相,莫君终于寒了心。

“十六年前,果然是你们自导自演一出雪怪戏码!屠了自家几十名师兄弟,只为换取几段紫玉藕?简直丧心病狂!”莫君说着,口中冷笑:“几年前,我在翰云宗的藏书阁翻到当年魔族大战玉衡宗阵亡名单,上面赫然有你的道号,我还以为你是受害者,一门心思想着来给你报仇。结果呢,”

莫君仰天长笑,心已是痛到极点:“你是刽子手!戕害同门的刽子手!刽子手!呵呵,刽子手……”

莫君一边说着一边连连后退,似是想着离母亲远一点,便会离那真相远一点。

叶忻莲站在原地,目光悲哀,却未言一声。

真相远远比猜测更加残忍。换做是谁,都无法相信生育自己的母亲会是恶贯满盈的杀人凶手。莫禾了解莫君的心思,就像她曾经一直怜悯师傅师母,心爱的女儿身患重病却无能为力。她甚至想着有朝一日自己出息了一定要寻遍天下草药,换取莫竹健康。

谁知呢,人家早已把你当成药引子,自以为的养育之恩,只不过是因为养肥了才能达到最好的药效。

莫禾轻轻握住莫君的手,柔软的触感使他心中一暖,停下了脚步。

“莫君师兄,无论如何,请你振作起来。你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我相信伯母跟你一般,一定也是性情中人,她这么做,定是有她不得已的苦衷。我们何不问个清楚?”莫禾柔声安慰道,温和的眼睛看向叶忻莲:“伯母,我知道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你们母子二人好不容易相见,何不把话说清楚,没有必要一开口就把话说绝,母子连心,哪是说断就能断的!”

章节在线阅读

《本盗又来打劫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