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秋水落不落》秋水落眉弯 小说大结局 秋水落不落健气受

秋水落不落

古代言情连载中

《秋水落不落》为小幺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梁沈氏对阿惠从未多加管教,梁康鹄更是如此,日日在外忙碌都不着家,也只有阿令在家会盯着阿惠。但自从阿令出嫁后,没人管束,他又开始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5 06:04: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秋水落不落》为小幺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梁沈氏对阿惠从未多加管教,梁康鹄更是如此,日日在外忙碌都不着家,也只有阿令在家会盯着阿惠。但自从阿令出嫁后,没人管束,他又开始在

《秋水落不落》免费试读

梁沈氏对阿惠从未多加管教,梁康鹄更是如此,日日在外忙碌都不着家,也只有阿令在家会盯着阿惠。但自从阿令出嫁后,没人管束,他又开始在外做些混账事。

阿水与卢宇走在路上,看到阿惠带着一个小厮正在调戏一姑娘。瞧他那嘴脸,阿水心里就不舒服,眼睛一转,想了个主意。

和卢宇一起,将那两人引到一条无人的巷子里,用麻袋套上头。示意卢宇一人打一个,阿水就迫不及待动手了。

那狠劲,那一脚脚的下去,骨折的声音,脚下人的哀嚎声...卢宇光在旁边看着就觉得疼,平时练功也没见她这么大劲啊。临走时,她还不忘再补上两脚。

动过手,阿水心满意足地哼着小调走了。

她这一套,动作流畅,一气呵成,看样子已经是个老手了。卢宇颇为好奇地看着她:“你以前什么时候干过这个?”

见她不解,卢宇还特地指了指麻袋。

阿水恍然大悟:“哦,以前都没干过啊,这是第一次啊。“

“那你为什么会这么熟悉这流程?”卢宇震惊了。

“好几次都看到你和王爷这样做。没想到自己动起手来,果然就是不一样啊。难怪你们这么喜欢做这档子事。”阿水感慨道。

卢宇看着阿水眼中那快要迸出来的兴奋的光芒,扶额叹气,王爷啊,这姑娘跟着你怎么就长歪了呢。

心情不错,阿水寻着好些新鲜玩意回到家中。正在府中和阿善专研那些新鲜玩意,就看到阿惠鼻青脸肿的回来,阿水没憋住,哈哈笑出了声。

阿善惊到:“四哥怎么成这样了?”

阿水在旁讽刺道:“坏事做多了,估计遭报应了。”

......

阿水很有经商的头脑,加上萧照的指导,这一年多来,她在城中开的数十家商铺,替萧照赚了不少。功夫也长进了不少。

萧照瞧着是时候了,带着阿水来到千金园--金陵最大的黑市。这里可以贩卖人口、赌拳等一切上不了台面的,在这里都可找到。

前面就是一个赌拳擂台,由楼上的人对擂台上的人下注,而台上数十人乃至上百人里也只有一人能赢。台上生死无论,因此这里的人也大多都是些亡命之徒。

萧照带着阿水,走进一间雅静的隔间,靠着窗,静静望着底下。

那台子很大,可容得下上百人,此时底下约莫有五十人左右。一开始场面很乱,台上拳风阵阵,血肉横飞,不一会儿,就倒下很多人。台上就只剩下五六个,除了一个十七八岁消瘦的少年,其余都是身强体壮的大汉,在身高体型上都可以碾压那个少年。

那少年看着虽瘦,但身手矫健,能迅速避开其余人的攻击,而对方对他送出的拳头全落在其他人身上。没过多久,待台上只剩他与另一人,这时候,他改变了打法。

他冲向对方,右膝顶上那人的下巴,对方没稳住,往一侧倒去。那少年顺势往上一跃,转过身,另一条腿也跪在对方肩上。那人左右晃动,想摆脱那少年。可那少年腿与腰一齐发力,竟将那人头直接拧断。

此时,四周一片叫好声。阿水看得久久不能回味。

萧照突然说道:“这底下的人今天赢了,可以带来巨大财富,明天却也有可能死于非命。对这些人来说,没有国家,没有道义,没有生死,只有财富。你给他们钱财,他们替你做事。他们的身手,你都看到了吧,快准狠。我要做的事也是一样,把多余的统统扔掉,只剩目的,不达目的不罢休,这过程就要快准狠。”

见阿水正皱眉,认真思考。他便停下来,喝了口茶,舔了舔嘴唇:“这茶可真次。”

萧照又接着道:“我需要刀,而他们无疑是最好的人选。你要做的就是帮我拿起这把刀。半年的时间,我要这把刀出现在我眼前。”

阿水被底下的比赛震撼住了,还没缓过神来,就只听见萧照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又把她给唬住了。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这一年多时间做的事,与之后的日子那是没有可比性。要想走这条路,要想保护阿善,往后的日子就要提心吊胆地过,也许一不小心就会先离阿善而去了。

要是这样的话,还要继续吗?她想起她阿爹那冷漠的眼神,阿善那条废了的腿,阿娘最后那放心不下的样子...她摇摇头,把先前那些想法抛之脑后。她要报仇,要讨回公道,而这些萧照可以给她。想到这里,又给了自己往下走的决心。嗯,她要跟着萧照!

不同的神色在她脸上变换着,看来她现在是才明白这条路的艰险。萧照看着莫名觉得好笑,想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也让她好好消化下。

谁知他刚离开椅子,对面的人连忙也跟着起来,不料起来得太急,竟把桌子掀翻了,茶水全倒在他身上。

萧照:“......”

阿水:“......”

卢宇好不容易才把刚才底下那少年说服,一进厢房就见到这满地狼藉。桌子椅子全都倒在地上,茶水、杯子弄得满地都是。还有那三小姐怎么跪在王爷面前?脸为何还那样红?还有自家王爷的脸色为何像是吃了屎一样?诸多疑问出现在卢宇脸上。

萧照他是万万没想到啊!在茶水倒了之后,那姑娘实在觉得愧疚。在他再三婉拒后,还是坚持拿帕子仔细为他拭去。擦着擦着,她就盯着自己,愧疚地说:“王爷,你这里被烫了好大一个......”好像意识到什么,她脸立刻就红了。

萧照那是气极了,看见那要从他眼里迸出来的火,阿水连忙跳开几丈。

萧照整了整衣服坐下,低头一看,觉得不对,翘起二郎腿,又整了整衣服。仔细确认自己仪态还在,清了清嗓子,望向卢宇:“都办妥了?”

卢宇还在凌乱着,听到问话,才结结巴巴道:“嗯......”

阿水绞着帕子,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看看卢宇,又看看萧照。一不小心又对上萧照的眼睛,连忙低下头,心里多想对他说,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萧照见她这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过来。”见她没反应,又喊了一遍。

确认他是在叫自己后,阿水迈着忐忑的步伐向他走去。

萧照指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说:“这个人你带着。”

顺着那指的那方向,阿水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这个少年不就是刚才底下那个胜者吗?

他光着膀子,身上多处伤口,脸上还有多处淤青没消,新的就又叠了上去。

那少年叫群玉,他总是沉默寡言,又藏在暗处,以至于阿水常常忘记会有这样一个人待在自己身边。

往后的日子阿水与群玉日日都待在千金园,留意底下的比赛。他们挑了大约百来个可靠的年轻男子,群玉去掉一半根骨不佳的,再经卢宇筛选后,只剩下三十来个左右。

就这样,萧照的刀形成了,取名冥府,阿水为执刀人。后来,冥府在阿水的带领下,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杀手组织。

虽然冥府是为萧照效力,不过也会接一些外来任务,各人可根据悬赏金额量力而行。

冥府成立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天苍山北雪河镇县令之子--符虎,悬赏金额一百两黄金,发布者阿水。

当群玉提着符虎的人头来到她面前,阿水只匆匆一瞥,一股恶心便直冲心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复仇的快感,只感到阵阵恶寒。最后扔到山里,任野狗撕咬。

这日,萧照在郊外教阿水功夫。她学得很快,再过些日子,也许自己就不用在场盯着了。

突然,从草丛里冒出好几个黑衣人逼近萧照,刀法凌冽,刀刀致命。卢宇、群玉闻声出来,加入混战。

阿水也提起剑对阵,分散了对方不少兵力。

他们几人身手都不错,厮杀片刻后,黑衣人渐渐处于弱势。那些黑衣人见阿水较弱,便转向她。受到围攻,阿水慢慢呈现败势。

此时,一个黑衣人迎面袭来,眼看刀锋已经到了胸前。生死之际,出于本能,阿水迅速刺出一剑直达对方心脏,血溅到自己眼睛,眼前一片血红。

待阿水回过神,萧照他们早已解决了剩下那些人,四周已是尸横遍野。而刚刚那个黑衣人就直直跪在自己脚下,眼睛还睁得很大,似乎是难以置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那种恶心的感觉又上来了,阿水手抖着扔掉剑,就开始呕吐起来。

这次与之前都不同,以往自己都只是旁观者,而这次却是完完整整经历了这过程。清楚地感受到剑划破皮肤,刺入血肉时带来的那种黏稠感,血慢慢地流下,生命一点点的消逝,就像当时阿娘在自己怀里慢慢没了声息。

阿水吐了很久,感觉已经把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可那种感觉还是没有消失。

萧照过来拍着她的背,又抹掉她脸上溅的血,问她有没有好点。她强撑道:“这些人都不专业,只有集中所有人力专攻一人,才能最快速最有效地完成任务。”

萧照知道她是想转移注意力,轻轻地摸着她的头。

天色渐黑,大雨顷刻而至,几人被淋了个湿透,躲进一间破庙。生了火,几人围着火堆取暖。

看着阿水还是惊魂未定,萧照想说点什么宽慰下她,想了想道:“我第一次杀人是在八岁的时候。当时打雷我不敢睡,只静静地躺在床上。清楚地听到那人跃墙翻窗进来,悄悄地走近我床边。在他掀开我的床帐时,我立马就把抓在手中的枕头砸过去,趁他慌神之际,又抽出藏在枕头下匕首,狠狠的扎进那人的胸膛。他的血也喷到我脸上,黏糊糊滚烫滚烫...”

阿水一开始很认真地听萧照说着,后来脑袋越来越晕,眼

《秋水落不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