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起点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 娘受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精彩阅读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

武侠连载中

完结小说《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是青冥衣冷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仲远,路仲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路仲远一路向西北而行,久等苏子期不来,他天性如火,简单直接,觉得心中颇为烦躁,这就回头寻来。 听那村女如此说,不耐烦躁之心顿时尽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9 06:04: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是青冥衣冷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仲远,路仲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路仲远一路向西北而行,久等苏子期不来,他天性如火,简单直接,觉得心中颇为烦躁,这就回头寻来。 听那村女如此说,不耐烦躁之心顿时尽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免费试读

路仲远一路向西北而行,久等苏子期不来,他天性如火,简单直接,觉得心中颇为烦躁,这就回头寻来。

听那村女如此说,不耐烦躁之心顿时尽去,低声笑道:“苏公子,你还真厉害,这下少花你我多少功夫。”

苏子期又咳嗽几声,轻轻摇头,而后唇畔又是含着极清极淡的笑意,眸中光华如星,看不出其中深浅。

不等路仲远招呼,苏子期脚步一动,气势不改,身子已如飞箭离弦而出,跃到路仲远身边。

路仲远一是惊于苏子期身法之疾,身法之快,一是急于赶路,好胜心起,立时也迈开大步,足下向前急走,要先苏子期一步。

但苏子期脚步轻点,和他并肩而行,他身具百年功力,虽然阴阳不相容,可是这般运功急走,也是丝毫不费气力,游刃有余,未有气喘心悸。

路仲远稳扎稳打,脚步动作大开大阖,自有一番豪迈大方,爽朗朴素,疾步快走皆是落地无声,但他也甩不掉苏子期,两人并肩而行。

这位南天大侠不由暗暗心惊,猜道:这病公子一脸苍白病容,莫非功力还在我之上不成?

“路大哥,你瞧那村女有易容的痕迹吗?”两人奔行了数里,苏子期突然开口说道,语声平缓,显是无甚负担,也未落后。

本来这般以轻功疾行,应该无气力说话,怕岔了真气,内力不足,苏子期与路仲远却并无问题。

路仲远边走边奇道:“怎么?有甚么问题?我看不出来,只是那村女一双眼珠子炯炯有神……”说到这里,他也感觉不太对劲。

“我一位相熟的长辈与唐门很有些关系,易容之术,我自问还是能看懂几分,但那村女面容气色均没有半点易容的痕迹。”苏子期淡淡说道,也没有落后,身形潇洒,步履飘逸,似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路仲远微微沉吟,“我也行走江湖多年,易容术缩骨功也见过不少,但那村女身上当真是看不出来,你莫非是觉得她有什么古怪?这也对,不然她何故要作弄于你?”说到这里,路仲远颇有些忍俊不禁,心想若不是如此,以你金风细雨楼苏楼主的身家名声,平日里,想来也是养尊处优,何至于干挑粪那等脏乱杂事?

苏子期却不在意,“她一个姑娘家,贫弱无力,照料那一片花圃实属不易,我确未见到花圃中有其他人的痕迹。”

路仲远想了想,又道:“那几间茅舍也不像是新搭的,想来她居此已久,时时耕作,才有如今的样子。”

苏子期眉目清雅淡然,一身风度,着实沉着冷静,他也未对路仲远的取笑揣测生气,只道与他听,“你我一路行来,人烟渐少,山中更是如此,其中必有缘由,怎么药王庄左近却有一个姑娘家独居于此?”

路仲远若有所思,并未搭话。

听他继续说道:“若是寻常的乡下女子,因甚么缘故,孤身一人在山中居住,她何以对陌生男子有如此胆色?就不怕你我有歹心?”

路仲远“呸呸”两声,急道:“苏公子,你这是什么话?你我能有什么歹心?就那村女的样子还能让你我去坏了一世清白吧?”

苏子期神色平静,道:“路大哥莫急,我不过是设身处地想想,可我想,山中野兽出没,缺衣少粮,一个贫弱姑娘敢独居于此,定然有所倚仗,能够自保。”

他的声音无波无澜,声线温雅,但听到耳中,无端透着一股子凉意。

这点沁凉透到人心里,只觉得森寒慑人,有种不可违背的力量。

路仲远讪讪闭嘴了,他是一代豪侠,性格简单,想什么就说什么,可就算是如此,他这样说一个姑娘家也是过分了些。

苏子期抬头看着黄昏的天色,微微叹息:“毒手药王是边疆老人的师弟,数十年前就成名了,绝不会如此年轻,外界说药王是个秀才相公,有人却说毒手药王是个矮胖子,还有人说,这药王竟然是个女人,是个跛脚驼背的女人。”

路仲远道:“最奇怪的就是,这些人的下毒手段都是一般的高明,有人在岭南出手,有人又在辽东害了人,手法相似如出一人之手,才更加显得毒手药王的高深莫测,秘密的扑朔迷离。”

苏子期淡淡说道:“但是在数十年成名的真药王只有一人。”

“毒手药王只有一人。”

“谁也不知道药王是谁,但药王也是人,也有师门,也有子侄亲近,弟子侍奉。”

这一句话石破天惊一般响彻在路仲远心中,他心中疑惑顿解,“那女子莫非药王庄有些关系,或许就是药王的子侄?”

苏子期道:“她很奇怪,也很正常,这就是我最疑惑的地方。也说不定就是一个可怜无奈,只能住在山中的姑娘。”

路仲远猛地一惊,道:“她不是给你了两棵花,还是快些扔了吧。”

他是说苏子期放在衣襟里的两棵蓝花,那两棵花现在依然花光娇艳,但苏子期却看也不看,也不想扔它,反而飒然一笑,说道:“以苏某久病之身,碰过的药毒不知凡几,如是能以此触发线索,再碰一种又有何妨。”

他语声低沉,话说得轻描淡写,气魄威势却潇洒大方,慑人心魄。

路仲远心中却触动,试探道,“要是那女子只是普通人,那苏楼主你岂不是亏大了,白白干了那些事?”他想苏子期统领金风细雨楼与天山灵鹫宫,这事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苏子期冷冷道:“她不过是一介瘦弱姑娘家,苏某堂堂七尺男儿,习得一身武功,帮一帮她又如何?”

他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路仲远却笑了,爽朗朴素的笑,大笑起来,笑出了声音,这是真正开心的笑,路仲远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他是江湖豪侠,如不是因为好友当年之事,留下心结,现下不会如此谨慎,他心里感慨道:苏子期一边说话,也不慢于我,看来他的功力已然不逊色于当年的梦枕红袖第一刀,难怪王小石能放心退隐。

路仲远问道:“苏楼主,那你猜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他生性粗犷豪爽,这下称呼不是客气,只因敬佩他行止与素日行事。

苏子期道:“不是什么都没有,就是有大凶险。”极安全,极危险竟然都在他的预料中。

路仲远哈哈笑道:“那我就看兄弟你的了。”

说这些话时,他们又奔出了八、九里,前面一片湖水,已无去路,只有一条小路通向西方。

路仲远悠悠说道:“苏公子,被你料中了。那下面会是什么?”

苏子期道:“我可不是神仙,猜不到,但那姑娘怎么样我大概猜到了。”

路仲远问道:“那姑娘怎么样?”

而苏子期只是悠然看着那一湖碧水,神情沉着,舒适安然,不疾不徐地说道:“我想,她如果不是对我们很好,就是对我们不太好。”

路仲远若有所思,使他们避开凶险,自然是对他们很好,如果是为了拖延时间,准备凶险那就是不大好了。

两人合计一番,预往西边一探,就往绕过湖水,从西边奔去。

暮霭沉沉,夜色已近,归鸦阵阵要还巢,从头顶飞越而过。

忽见湖边有两个人挡住去路,似是在俯身喝水。那两人身体僵硬,始终不动,苏子期心知有异,路仲远更是久历江湖,只是不知道那两人是死了还是动弹不得。

苏子期叫道:“劳驾二位!”但那两人仍是不动。

他一拂衣袖,一道无形气劲回旋击出,打向那两人面门。

(一人顿时仰天翻倒,但见他双眼翻白,早已死去多时,脸上满是黑点,肌肉扭曲。甚是可怖,再瞧另一人,果然也是如此。)

路仲远道:“你唐门的前辈有说过什么厉害的毒吗?”

苏子期道:“倒有说过一些效果,凡尸身有异变,大多是烈性毒药,见血封喉无药可治。”

见两名死者身上都带着兵刀,道:“看来是药王的对头。”

(这时天色渐黑,更觉前途凶险重重。又行一程。只见路旁草木稀疏,越是前行,草木越少,到后来地下光溜溜的一片,竟是寸草不生,大树小树更没一棵。)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