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在大宋整挺好》我在大唐吃属性 父子文 我在大宋整挺好H文

我在大宋整挺好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我在大宋整挺好》是小生铁铁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牛皋,方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你胡说。” 方小六立即跳将出来,维护她心目中的大才子。“你连秦会之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凭什么说他们八字相克?” 田十一此时心中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2 18:04: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我在大宋整挺好》是小生铁铁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牛皋,方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你胡说。” 方小六立即跳将出来,维护她心目中的大才子。“你连秦会之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凭什么说他们八字相克?” 田十一此时心中

《我在大宋整挺好》免费试读

“你胡说。”

方小六立即跳将出来,维护她心目中的大才子。“你连秦会之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凭什么说他们八字相克?”

田十一此时心中烦躁,没心思和一个小丫头片子斗嘴,随口说道:“白胡子老神仙昨晚托梦告诉我的,不行吗?”

小六尤自不肯妥协,赌气说道:“老神仙为何不曾托梦给我?”

“老神仙说你太笨。”田十一气死人不偿命。

“你……”

方小六怒指田十一,偏又不能动武,气得跺脚坐到一旁去生闷气。

百花看着斗嘴的两人,暗暗叹了口气,不想加入到幼稚的行列之中,同时对十一郎的好奇又多了几分。

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猫,却不知道好奇心同样会害死人。

方百花整日里在心中猜测十一郎的出身、学识、智慧、狡诈、神秘,最后能不能猜出个所以然来并不知晓,只是那人在她心中住得久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从心里赶出去。

最实诚的就数牛皋了,他同样拍了拍田十一的肩膀,说道:“十一哥儿,我信你。”

从田小哥儿升级为十一哥儿,可见田十一在牛皋心中,已经升级为可信赖对象了。虽然是哥儿,不是哥,但牛皋这类粗人,一旦真心相信一个人,那就会信任到底,哪怕面临刀山油锅。

田十一有些感动于牛皋的信任,不料牛皋却继续说道:“俺老牛是寅时二刻生的,以后再帮俺看看,那修化真是不是也和俺八字相克。”

百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十一险些吐血。牛皋这话简直是在打脸,两个人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还大言不惭说八字相克,这话也就只有牛皋这种憨人才可能相信吧。

三个匣子被抠得七七八八,净赚了近五十贯钱,这收入已经堪比小型赌坊了。

百花也不知从哪里取出个账本,认认真真记起账来。

田十一站在一旁奇怪观看,发现五姑娘记账的法子也是流水法,只是归类统计和加减收支时非常的麻烦。

摇了摇头,取了张纸过来,田十一拿着毛笔,里倒歪斜画了个简单的表格。表格分三栏,田十一开始给五姑娘讲解起最简单的收付记账方法。

这种记账法简单易懂,账目清清楚楚,还能逐笔结计余额,上手极快。五姑娘每晚都在昏黄的油灯下记账,基础非常扎实,只是听十一郎讲解了一遍,便觉察出这记账法的高明之处。

随后,田十一又用毛笔画了几个歪歪扭扭的符号,百花却是一个也不认得。

“啊啦博数字?”百花奇怪地重复了一遍,也不知啊啦博是阿拉伯。

“你的字怎么写得这么难看?握笔的姿势也不对。”方小六关注的东西明显与百花不同。

经小六提醒,百花才意识到这点,惊讶地看着十一郎。

虽然经过两世的历练,厚脸皮的田十一依然有些脸红。他心说:我哪里想过要穿越,早知道就练练毛笔字了。要是用铅笔,你们就能见识到本公子的不凡了。话说,本公子的素描作品可是得过大奖的,可惜这里是宋朝,怕是没人懂得欣赏。

放下心中疑惑,百花开始用全新的方法和数字记账。初时极慢,只是过了一会儿,却渐渐快了起来,方百花也从中品味出这记账法与数字的简练来,不禁抬头看了十一郎数次。

十一郎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也更加神秘且高大起来。

鸡可能是蛋孵出来的,蛋可能是鸡生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实在无法考究。但这阿拉伯数字,却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方百花追问起这数字的来历。

田十一心中一紧,连忙胡诌说,是海上来的大食人传过来的,应该有很多人见过才对。

方百花听了将信将疑,却又觉得这说法有些道理。

以方小六跳脱的性子,看到如此新奇的东西自然要尝试一下。

许是把技能点都点到刁蛮和调皮上去了,方小六费了好大劲儿,终是没能学会那简单易懂的数字。

田十一适时安慰道:“不要急,过段时间就好了。”

方小六一直学不会,心中十分烦躁,听了这话连忙喜悦问道:“过段时间就能学会了吗?”

田十一回道:“过段时间,你就习惯学不会的日子了。”

本来还在因为秦桧的事生气,此时又被戏弄,方小六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气。

她“啪”的一声将毛笔狠狠拍在桌上,怒喝道:“田十一,我和你势不两立。”

说罢,小六含着满眼泪花负气而走。

百花抬头望着侄女那可怜的背影,无奈对十一郎道:“我看你和小六才是命中相克,怎地又将这孩子给气走了?”

田十一摸了摸鼻子,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为什么一见方小六,就有意无意想去欺负她。是因为她的刁蛮无礼,还是因为她的漂亮可爱?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田十一就被五姑娘拉着去街市上进货,三个抠宝匣子总要装满了才能继续赚取暴利。

至于冰果铺子的生意,就连方百花这小财迷都看得淡了。

方小六同样起了个大早,却同样没去冰果铺子,而是来到了杭州城的金桂坊。

金桂坊这名字很有几分贵气,可惜却是杭州城的下等去处。坊内三教九流无所不包,治安也是整座杭州城最差的地方。无数暗地里的肮脏交易,躲避官府缉拿的逃犯,半掩门的暗娼,比比皆是。

马车在或恶毒、或贪婪、或阴狠的目光注视下,碾过污水横流的地面,行进了坊内唯一干净整洁的铁枪巷。

眼见马车进了巷子,所有注视的目光转眼便不见了,就像那些恶人一瞬间集体死掉了一样。

在金桂坊中,没有人敢无故进入铁枪巷,没有人敢招惹铁枪巷的客人,甚至没有人敢直视这条窄小的巷子。因为,那巷子里仅住了一户人家,家中一师一徒。徒弟名字唤做方和尚,师父据传说叫做“铁枪王寅”。

陈旧的木门半掩着,方小六下了马车,推开木门走了进去,轻车熟路。

院中一个方脸中年人正在小口酌着杯中老酒,端着酒杯的手骨节粗大,手上的老茧似是比手掌还要厚些。

见方小六进了院子,一大早就以酒代茶的中年人笑着说道:“昨日的老酒还末饮完,你这丫头怎么又来了?”

语速缓慢,笑容温和,看起来到有几份像朴实的老农。若是有外人在场,万万不敢想信,这便是绿林中鼎鼎大名的铁枪王寅。

方小六甜甜一笑道:“黄酒总是淡了些,今日小六为伯父带来了三十年的女儿红。”

说着,小六将一坛子泥封老酒放在案几上。

王寅哑然失笑道:“昨日是那团练使伍德,今日又是谁要倒霉了?”

《我在大宋整挺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