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江女奇谈》孟江女 玻璃 江女奇谈直人

江女奇谈

现代言情连载中

猫命难为新书《江女奇谈》由猫命难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伊芽,伊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心情一好,伤口也就好的特别快。 不出月余,

|更新:2021-01-24 00: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猫命难为新书《江女奇谈》由猫命难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伊芽,伊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心情一好,伤口也就好的特别快。 不出月余,

《江女奇谈》免费试读

心情一好,伤口也就好的特别快。

不出月余,江伊芽又能活蹦乱跳,在别苑里如鱼得水,和所有人相处甚欢。当然,除了老爷和司忠主仆。

老爷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江伊芽看见他就莫名觉得紧张,总觉得他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司忠则恢复了对她的嗤之以鼻,好似自己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不过江伊芽才不在乎。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还在逃命,江伊芽甚至会想在别苑长久的住下来,原本那种害怕被灭口的恐惧,因为几次被老爷救回而消失。她确信自己的小命暂时是保住了,但是她也自知总是赖在这里也没有道理。

所以,当江伊芽向老爷提出自己要离开继续去往库度国的时候,老爷说他也正有此意。

江伊芽不禁有些尴尬,他的意思,就是让她继续跟着咯?

为何她会觉得这么不妥呢,可是,老爷的脸上写满了不容置喙。识时务是江伊芽的特长,她默默点头,搞不懂他到底是何目的。

和佳玉挥泪告别后,再次坐进四驾马车中的江伊芽唏嘘不已,这辆全新的马车,丝毫不逊色于之前乱战中被毁的那辆,富丽可比,堂皇有余呢。

土豪就是土豪。她禁不住感叹。

这一次,她不用再窝在角落中,老爷竟然还让人给她准备了软卧的席榻,乐的她差点冒鼻涕泡。

原本对砍伤自己的人深恶痛绝,此一刻,她竟然生出三分感激之情。

就是有一点让她不习惯。

她的软塌就挨着老爷,她躺在上面,抬头就是他高大的侧影。

仍旧是日夜看着各种书简,还有司忠送进来的函报。

吃饱了打瞌睡的江伊芽拥着锦被,看着老爷立体深邃的侧面,忍不住胡思乱想,这男人的相貌太出众,若是放在现代,属于走在路上会让人忍不住三回头的类型,更有可能会成为大明星吧,嗯,肯定是的,小鲜肉都不及他顺眼呢。

想着想着,被褥中的小脸有点发烫,与她何干,还有心思想这种事情,这人现在表现出来的好意,都不知道是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哪天他的剑架在她脖子上了,恐怕她会被这张脸吓哭吧。

撇了撇嘴,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决定享受好现下的每一刻,抱紧自己的竹筒,先美美睡上一觉再说。

苍纣看完送来的密函,皇城终于对她下了绝杀令,看来苍缬已经按捺不住,决心弃了她这个棋子。令他觉得奇怪的是,绝杀令中并未提及苍缬要找的东西,难道苍缬并不知东西在她手里?

还有,就是星月堂接了令。之前她毫发无损被星月堂送出,或者星月堂此次的回应是故意的,刻意掩盖与她的关系?

事情变的越来越复杂了。上一次的刺杀是冲着他而来,她只是被殃及的池鱼,不过今后,她的命就没那么好保住了。

苍纣暗光流转的眼神转而看向身侧熟睡的女人。

见她无意识的翻身,怕她压到自己的伤口,他大手一拖继而轻转,让她侧身面对自己而睡,被她当成宝贝的竹筒也滚落在一旁。

原先夹在短发上的头巾早就掉了下来,一头黑发凌乱的遮住她的眉间,弯翘的长睫微颤。此时此刻的她,睡的毫无防备,像个孩子。

苍纣弯下腰,高大的身躯将她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下,盯着她娇憨的睡颜,想看透她却又看不透,心中些微恼怒。好似为了泄愤,他如蜻蜓点水般的吻略过她的樱唇,英挺的眉宇又为这美妙的滋味舒展开。

江伊芽,你不是说本王对你意欲不轨吗?现在,本王还真的想对你做些令人不齿的事情。你若知道了,又当如何呢?

马车行了三日,抵达双锦镇,车马皆在客栈里歇下。

“什么?!”江伊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前这个霸道的男人竟然让她和他住在一间客房中?!

他到底要干嘛?!疯了吗?!她是女的啊?!

不对!就算是男的,也不能和他共居一室啊?!

“为什么?!”她急的跳脚,他却老神在在的吃着面前的菜肴。

“没有为什么。”说完,冷冷的指着她面前的饭碗,“现在不吃,晚上就饿着。”

“你?!”简直是个混蛋啊。后半句没敢说出来,愤愤的坐下,她用力握住饭碗,哼!想让她饿肚子,没门儿!!!就算天塌下来她也要吃饱了再死。等会儿再和他计较!

急匆匆吃个饱,她拔腿就上了客房,进屋就栓死门。

哼!她就知道,哪有这么傻的老爷,救她的命,还给她吃喝,还送她去库度国。

就知道他不安好心,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原来是动了色心啊?想的美!

拿凳子桌子顶上门,她还等了一会儿。结果门外毫无动静。

或许他是开玩笑的。江伊芽皱在一起的小脸放松下来,也是,之前大家都相敬如宾,这画风转变的也太快了。可能他就是开玩笑的。

挪开了桌椅,她叫小二打了热水,又坐等了会儿,确定他肯定是不会来的,她才彻底放松下来,泡了澡换了衣裳,舒舒服服的趴在高床软枕上自在的哼小曲。

明天还是要告诉他,以后少开这种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夜半,江伊芽越睡越热,下意识的要推开被褥,却感觉有只手横在自己的腰处。

深夜的客栈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被吵醒的苍纣没有给她继续喊叫的机会,一个拉扯就将人锁回怀中。

“再乱动,就扒光你!”他低沉的威胁,吓得江伊芽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僵直着身子缩在他臂弯中,瞪眼到天亮。

第二日,车马准备出发,有两个人顶着黑眼圈,至始至终黑着脸。

一个是江伊芽,这个混蛋竟然真的和自己同屋睡了一晚,节操呢?!

另一个是司忠,这个女人竟然将王爷魅惑到这个地步,王爷你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呢?!

苍纣没瞎,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给司忠使了个眼色。

司忠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对着江伊芽作揖,“夫人,请上马车!”

“夫,夫人?!”这角色变得也太快了吧?!

司忠借着动作,小声对她说,”老爷说,怕路上有人起疑再生事端,所以你要和他假扮成夫妇。“

看着江伊芽骤变的脸色,他又冷冷加了一句,”他说,若是你不答应,就将你绑回马车后面跟跑。“

江伊芽握紧的拳头恨不得一拳锤在司忠的脸上,但她知道,她此刻只能咬牙切齿的说一句好。

看都懒得看老爷一眼,生怕自己扑上去咬死他,江伊芽赶紧爬上马车,将自己仍在软塌上,咚的一声躺倒。

气死她啦!!!

《江女奇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