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有声小说 Size Queen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圣水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历史已完结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为随波逐流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至化元年十月,李贽突袭建业,借Jian细之力,当夜破建业,尽拘百官。当日,长乐公主回宫,随行护卫者均死,至夜,李贽微服往藏云庄,许哲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7 18:13: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为随波逐流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至化元年十月,李贽突袭建业,借Jian细之力,当夜破建业,尽拘百官。当日,长乐公主回宫,随行护卫者均死,至夜,李贽微服往藏云庄,许哲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免费试读

至化元年十月,李贽突袭建业,借Jian细之力,当夜破建业,尽拘百官。当日,长乐公主回宫,随行护卫者均死,至夜,李贽微服往藏云庄,许哲以高官厚禄,哲不从,第二日,国主掳归,李贽以军令掠劫建业,数日,勤王师将临建业,李贽已退,随行军中,尽掳南楚王族、文武百官,哲亦在其中,其时,哲已致仕。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安顿好了长乐公主,李贽带着满腹的疑问,微服到了建业北郊的藏云庄,这次行军匆忙,他一个谋士也没有带,无人可以商议的痛苦让他更急于和心目中的子房相见。到了藏云庄,李贽的心情平静下来,他仔细的想着如何能够将江哲收归帐下,一路上他都在想这个问题,只是想来想去,无论什么法子都没有稳妥的把握,江哲此人,是罕见的没有可乘之机的人物,最后李贽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把江哲带走,否则自己不是白白来了建业。

平静下来之后,李贽走进了藏云庄,按照他的吩咐,雍军没有打扰藏云庄的主人,但是已经控制了庄中上下,在司马雄的引领下,李贽向后园的挽香苑走去,那里是江哲日常流连的地方,李贽可以看到隐在园中各处的雍军勇士。李贽有些担忧的看了司马雄一眼,问道:“江先生没有不满么?”司马雄低声道:“江先生仿佛对我们视而不见,庄子里面的下人很少,除了一个李顺,只有四个小仆人,不过名字奇怪的很,叫什么赤骥、盗骊、骅骝、绿耳的,这些仆人都很听话,没有惹什么麻烦,不过那个李顺末将怎么也觉得奇怪,他是个宦官。”

李贽的脚步顿了一下,道:“赤骥什么的,是穆王八骏的名字,看来江先生果然文采斐然至于那个李顺,本王隐隐约约知道这个人,我们在南楚军中的密探曾经说过有一个监军手下的太监和江哲此人关系十分密切,我原本以为只是一种私人情谊,现在看来这人和江先生的关系非同寻常呢,不过算了,一个内宦,我们也不必去为难他,免得得罪了先生。”

司马雄低声道:“那个李顺,末将总觉得不平常,见了他,就觉得心里发寒。”李贽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噢,既然如此,你多留心一下就是了。”说着,两人已经到了挽香苑,在苑门外,赤骥和盗骊坐在门前的回廊上,正在低声谈笑,见李贽他们过来,两人站起身来,肃手而立。

李贽笑着问道:“江先生在里面么?”赤骥恭恭敬敬地道:“公子今日身子不爽,用过晚膳就休息了。”

司马雄一听,火气上涌,低声道:“殿下,末将已经告知今晚殿下会来拜访,此人真是太无礼了。”

李贽摆手阻止他继续说话,微笑道:“原来先生休息了,怎么先生身体一直不大好么?”

赤骥恭敬地答道:“公子从蜀中回来就一直卧病在床,前些日子本来已经好转,可是德亲王猝逝,公子上表又遭到贬斥,所以公子旧病复发,如果殿下有什么吩咐,小的就请李总管过来,请殿下训示。”

司马雄手按佩剑,怒气冲冲的看着赤骥,赤骥却是恭谨有礼,面带微笑,毫无畏惧。

李贽想了一想,道:“也好,本王就见见李总管吧。”说罢,李贽就在轩外不远处的小亭子里面坐下来,看着满园翠竹,怡然自得,盗骊和赤骥送上茶点,适逢十分周到,不多时,一身青衣的小顺子走了过来,恭谨的行了觐见皇子的大礼,道:“奴才李顺,叩见殿下,家主人因病失礼,不能前来侍奉,请殿下恕罪。”

李贽抬头看去,只见这个李顺相貌风度果然不凡,李贽在大雍没少见过内宦,但是不论他们地位高低,不论他们是嚣张驯服,他们都有相同的特点,就是他们眼中的自卑,而这个李顺的眼睛却是清冷而冷漠的,他的举止虽然谦卑,但是李贽可以感觉到他的骄傲,那是一种主宰生死的骄傲,李贽记得很清楚,他曾经见过这样的眼神,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凤仪门主,当年他随父皇南征北战,一次行军途中,凤仪门主飘然而至,和李援一夕相谈,十分投机,不久之后,大雍就得到了白道武林的支持,而父皇身边也多了一个纪贵妃,李贽永远记得凤仪门主的眼睛,那是一双温柔慈悲、悲悯众生的眼睛,但是李贽也永远记得,当他率军攻打杨老生的时候,出手相助自己刺杀杨老生身边的大将之后,凤仪门主在一瞬间散发出来的惟我独尊的滔天气势,也就在那一刻,李贽生出了对凤仪门提防的心意。见到李顺的气质,李贽突然明白,这人一定是一个绝顶高手,而且是有望成为凤仪门主的对手的那种人物。

想到这里,李贽温和地道:“本王曾听说过关于李总管的一些事情,若是本王没有猜错,李总管也曾经参与过蜀中大战吧?”

李顺惊讶的看了李贽一眼道:“殿下居然知道小人一个奴才的事情,奴才和公子多年相识,承蒙公子经常照顾,如今建业混乱,索性就弃了那虚假的荣华,在公子身边吃碗闲饭,若是殿下要加罪奴才这个宫里面的人,奴才自然不敢反抗的。”

李贽摆手笑道:“两国交兵,干你们这些苦命人什么事情,何况如今李总管在江先生身边,日后本王还要李总管多多美言几句,看来江先生怒气很盛呢?”

李顺眼中闪过一丝好感,道:“公子虽然被迫致仕,可是毕竟为南楚效命多年,如今眼看江山社稷危亡,若是公子反而心喜,就是到了哪里也是说不过去的,而且殿下今次作战,意图不明,我家公子百思不得其解,若是殿下肯跟小人说说,小人转告公子,或许能搏公子一笑。”

李贽心里一动,莫非江哲对自己并非十分排斥,便坦然道:“这次攻打建业,若在江先生看来,可能觉得李贽胡闹,可是实在是祸起萧墙,李贽日日如履薄冰,如果不能得到江先生辅佐,只怕李贽性命不久,还请李总管代李贽转承心意,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请江先生随在下回大雍,若是江先生不肯眷顾,只怕李贽无福,再也不能恭聆教益了。”

李顺施礼道:“殿下如此器重公子,奴才代公子拜谢,请问殿下,我家公子只爱山川之美,既无济世救民之心,也没有建功立业之念,不知殿下凭什么要我家公子呕心沥血,却恐怕只能落得一个将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结局。”

李贽站起身来,诚挚地道:“我不敢说一定能够君臣相安,但是李贽绝不是妒贤忌能之人,也不是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的越王,本王知道江先生不爱富贵荣华,也不爱建功立业,但是若是天下纷乱,只怕江先生也不能平安度日,如今我大雍内患就在眼前,南楚群龙无首只怕很快就要陷入混乱,北汉虽然还算稳定,可是那里重武力,却不尊重士子,蜀中之人若是听了江先生之名,只怕报复之心胜过敬重之意,不是本王言辞威胁,若是我大雍不能一统天下,只怕滔滔乱世,再无净土。若是江先生肯助本王一臂之力,本王可以保证,将来先生可以在大雍安居乐业,贽与先生共享荣华。”

李顺想了一想,道:“殿下情真意切,奴才自会一字不差的禀报公子。”说罢,李顺躬身行礼,然后退了下去。李贽坐在亭子里,他心里充满了期望,从李顺的话里,李贽可以察觉到江哲并非完全拒绝,只是顾虑颇多罢了。

过了片刻,李顺回来了,道:“公子请奴才转告殿下,效命之事关乎公子一生荣辱,不能随意决定,如今殿下军务繁忙,还请殿下速回营中,公子说,殿下俘虏了尚维钧尚相爷,尚相爷是尚妃生父,不可慢待。如今太子和尚妃还在逃,若是殿下希望将来平南楚容易一些,还是不要过分追捕的好,国主出奔,若是殿下已经抓住了他们,那是最好。”

说到这里,李顺看了雍王一眼,李贽点头道:“明天赵嘉就会被送到建业。”

李顺继续道:“国主庸碌,昧于谗言,如今身陷囹圄,社稷不保,天下轻之,就是留在南楚也没有什么用处,若是带回大雍,性命不过数年,恐怕难以生还,只怕南楚臣民会因此深恨大雍,昔日楚怀王客死秦国,楚人大恨,曾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之言,日后大秦果然亡于楚人。”

李贽忧虑地道:“可是我这次兴兵建业,若不能将赵嘉和百官掳回,如何向父皇复命呢?”

李顺淡淡道:“公子也知殿下为难,所以又说,如果万不得已,必须将国主带回大雍,不可轻易伤害其身,应该立刻撤兵休战,和南楚谈和,让新君割地输诚,赎回被掠君臣,则一可以消减南楚国力,二可以免得和南楚结下不解深仇。”

李贽深思良久,才道:“多谢江先生良言,不论先生是否答应为李贽效命,李贽都对先生感激不尽。”

看着李贽的背影,李顺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是我特意让他代为接待雍王,让他用自己的眼光看看李贽是否值得跟随,他的答案是,值得。

听着小顺子详细的回禀,我放下手上的书卷,淡淡道:“看来,李贽对我是势在必得了。”

小顺子道:“公子,你的意见呢?”

我淡淡道:“雍王殿下有一句话倒是很让我动心,若是天下纷乱,我又哪里有可以安身之处呢?”

小顺子道:“何况还有太子李安,若是那人真是李安,公子要报仇不免要借助雍王的势力。”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